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和记娱乐官方旗舰版 >

疯狂口罩投资:纸尿裤厂转产原材料涨价

2020-03-25 10:24和记娱乐官方旗舰版 人已围观

简介1月23日,武汉封城,新冠肺炎疫情正式受到民众关注,口罩遭哄抢。彼时,作为装备大省的湖南只有不到10家口罩生产厂。其中,全省产能规模最大、省会长沙市唯一一家口罩生产商厂...

  1月23日,武汉封城,新冠肺炎疫情正式受到民众关注,口罩遭哄抢。彼时,作为装备大省的湖南只有不到10家口罩生产厂。其中,全省产能规模最大、省会长沙市唯一一家口罩生产商厂——长沙芙蓉口罩厂的口罩日产量仅为20余万只。

  一如全国,湖南口罩告急。这家位于乡村道旁、看着不起眼的口罩生产厂,迅速被列入湖南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物资保障组省级重点联系企业。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月5日,我国的口罩日产量仅为1480万只,其中N95口罩为11.6万只。当时,全国仅医护人员日消耗口罩就高达1400万只。

  口罩及相关产业链迅速被推上风口浪尖,一边是大量资本流入上下游产业链,一边是产业链条各端陷入疯狂的“制造”。口罩机、原材料等在这轮游戏中炒成了天价,有人愿意夜奔千里“出10万元巨资只为了调试口罩机”,有人在一个月内收回投资成本,有人至今未能投产。

  转产口罩生产的水有多深,到头来有人哭有人笑。国家发改委3月2日数据显示,我国口罩日产量已突破1亿只,口罩市场供求不再那么紧张。

  天眼查发布医疗器械企业大数据显示,2020年2月1日至3月3日,全国经营范围含“口罩”的企业新增3112家。此前,全国只有559个医用口罩类许可证,分别为353家企业所持有。

  一方巴掌大小的口罩,背后则牵扯着一张纵横石油化工、塑料制品、纺织以及医疗行业的产业链条。在口罩生产企业激增,设备、原料被重金“哄抢”之后,口罩产业链条各端正将接受市场抉择,如今超过100家口罩生产企业的湖南同样面临转型思考。

  “仅用2天,农业银行浏阳永安支行就完成了对我司的1000万元信用贷款审批。”长沙芙蓉口罩厂厂长伍海湾向《中国经营报》记者坦言,企业虽承担了一场突如其来的生产高压战,但也因此得了发展路子。

  从1月26日(大年初二)开始,长沙芙蓉口罩厂被列入湖南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物资保障组省级重点联系企业。

  全国口罩最告急的时候,长沙芙蓉口罩厂日均生产20余万只一次性无纺布口罩、1.5万只KN95型口罩,承担着全市乃至全省防疫应急物资保障的重要任务。

  在相关部门的扶持下,工厂很快订购了两套生产设备,新建两条医用口罩生产线加大产能。同时企业决定在永安镇高新区拿下10亩地,扩建标准厂房,未来将加大对医用口罩、医用防护服的生产。

  这家历经传承的老工厂,正经历着建厂以来的高光时刻。伍海湾说,如果不是强大的政策扶持,企业无法承受急剧扩大的产能和原材料采购,以及如此高效的大规模发展规划。

  在口罩生产企业不断扩能增产的同时,大批企业纷纷跨行加入口罩生产大军。这其中不仅有知名大型企业如蓝思科技、比亚迪汽车、三一集团、梦洁家纺等,更是吸引了大批中小型企业的加入。

  湖南普瑞康医药有限公司是一家综合性医药批发贸易企业。年后复工后,库存的上百件酒精、84消毒液及数万个口罩等防疫物资迅速脱销,且一时无法进到新货,尤其是医用口罩。

  企业负责人李光焰以业内人士的敏锐观察到,口罩市场进入了极度紧缺时期。他决定响应政府号召,利用现有资源,转产生产口罩。李光焰将公司此前用来仓储的两间厂房清理出来,迅速启动了2000多平方米净化车间的装修。

  浏阳一喜科技服务公司是浏阳高新技术开发区一家卫品生产企业。疫情发生后,公司开始转产口罩。企业负责人刘祥富向记者介绍,目前规划了46条口罩生产线,可生产一次性外科口罩、KF94、KN95、儿童口罩。

  天眼查发布的医疗器械企业大数据显示,自2月初至今,全国新增的经营范围含“口罩”的企业超3000家。同时,一批企业已经开始或者正在着手转产口罩产业链上的耳带、金属鼻夹、包装箱等材料的生产行列。

  口罩机的缺乏,让相当一批人错失了先机。“说好的交期,迟迟不见交货;拿到了设备,却总是调试不出来;试投产了,却又无法达到预期产能。”一家口罩生产商道出了口罩机市场的现状。

  “我们跟8家口罩机厂商订购了32台口罩机,这期间经历了不能如期交货、毁约、涨价,至今没有一台能到位进行投产的。”株洲云龙创业创新园一家医疗器械企业负责人李山介绍,最早预订的是广东佛山厂家的口罩机,2月11日就付了全款,约定一周内交货,21日,厂方表示交不了。李山不相信机器调试不好,亲自到佛山的工厂里蹲守了3天3夜,每天吃方便面,到26日机器依然调不好,他决定放弃,退了款。

  又实地走访了几个厂家后,李山决定改变策略,锁定二手机器。“千方百计,调动了一切资源,找到了两台二手口罩机,又历经各种阻和难才运回到公司。”李山透露,这两台二手机器,每台花销约120万元。而疫情之前,一台功能正常使用的二手口罩机只需几万元。

  随着机器成本上涨,市面上“一拖二”(由一台本体加2台耳带点焊机组成)的全新口罩机,如今的报价都在55万元左右,如能拿到可以正常投产的现货机,一台120万至180万元都是抢手货。

  曾铁强是益阳一家服装生产企业负责人,和几位朋友合计投资了一条口罩生产线。也是因为口罩机调试不好,直到3月24日,这条生产线才调试运转起来。

  口罩机市场极度混乱。作为装备制造大省,湖南已有一批制造企业加入到口罩机生产行列。

  3月10日,湖南山河智能研制的首台平面口罩机下线。山河智能基础装备事业部第一研究院院长邓曦明向记者介绍,从图纸设计到正式下线,山河特装口罩机研制一共花了25天,这款机器日产口罩可逾10万只,目前已经接了几十台的订单。

  但凡有可能生产口罩机的企业,订单如雪花般飞来。华尔特公司原本是一家研发、生产制药设备的企业,疫情发生后,很多口罩厂废弃的生产线来求助他们调试口罩机,他从中得知市场急缺口罩机,便决定转产口罩机。

  仅花了5天时间,2月17日,华尔特公司就做出两台口罩机样机。随后来买口罩机的人络绎不绝,订单量达140台。企业负责人盛振华向记者介绍,他们目前接订单业务量有可能是湖南最大的,第一批设备将在月底交付。

  位于长沙高新区的挖挖智造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高铁设备制造企业,目前投入约2000万元研发口罩生产线。公司负责人林依说,虽然机器仍在调试阶段,但已有湖南、河南、江苏等地的客户在排队。

  浏阳经开区的湖南卓芯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精密仪器研发、生产的企业。该公司行政部工作人员表示,公司已经实现全自动口罩成套设备生产线的成品组装,但还没有正式投产,已有近百台订单正在商洽中。

  尽管有一批企业开始研发生产口罩机,但一“机”难求的局面没有立即破解。有客户找李山预订2500万个口罩,并表示合同一签即可付款,但李山表示,“口罩机迟迟不能交付,交付了也达不到生产标准,产能无法扩大,再大的订单也只是泡影”。

  李山的遭遇并非个案,记者走访的多家口罩厂,都出现了设备不能如期交货、无法正常生产的现象。

  一边购买机器和搭建厂房,一边办理生产手续,口罩生产企业两手都不能耽误。相比非医用口罩,医用口罩的资质申请是一个繁琐的过程,因为医用口罩属于国家二类医疗器械,需获批食药监部门发的医疗器械注册证、医疗器械生产许可证,及权威第三方检验机构的检验报告。

  疫情之前,在湖南资质获批往往需要花费数月才能走完流程,疫情期间借助绿色通道也至少需要一个月。此外,医用口罩通常采用环氧乙烷灭菌的方式,口罩生产完静置解析期,至少需要耗时7-10天,而民用口罩则只需获得生产许可证和检测报告(包装上不可标识为医用口罩)。

  疫情期间,为满足复工复学的需求,各地不同程度的开放了一些绿色快捷通道。从2月18日开始,湖南省药监部门将非无菌一次性医用口罩的相关备案审批权限下放到各市州。

  转产口罩的家纺企业梦洁股份就遇到这般难题。早在2月9日,梦洁股份就被湖南省列为《第六批疫情防控期间省重点联系企业名单》,积极开展医用口罩的生产筹备工作。3月初,梦洁股份曾发公告表示,因生产设备不到位及尚未拿得医用口罩相应的生产许可资质,一直未正式投产。

  记者发稿前获悉,梦洁股份直到3月20日才拿到了医疗器械生产许可证和注册证,正式投产1条日产能4万只医用口罩生产线。

  据湖南省药品监督管理局相关部门负责人透露,截至3月23日,各市州近期备案的非无菌一次性医用口罩企业190家,日产能达3282.3万只。该数据不包括无菌类一次性医用外科口罩(必须到省药监局医疗器械处审批)品牌,以及需到工信部门备案的工业类一次性防护口罩品牌。

  “到目前为止,两个洁净车间规划了24条口罩机生产线多万元。”这是李光焰创业以来过得最揪心的两个月,最愁的是口罩设备不能按计划投产,至今只有8台口罩机到位并试投产,但各方面成本每天都在不可控的疯涨。

  同样投入数千万元的刘祥富,做好了”背水一战”的准备。刘祥富利用此前卫品生产线转产的优势,大手笔规划了46条口罩生产线条生产线万片,其中儿童口罩日产量近百万只。刘祥富自信满满的表示,湖南投产规模如此之大的应该不多见。

  时机稍纵即逝。为了让到货的设备尽快投产,刘祥富甚至不惜花10万元重金,从广东专门请来一位调试员才把设备调好。

  “大家先去抢口罩机,口罩机抢到了,却没有熔喷布,很多口罩机都在等着熔喷布呢!”湖南省长沙望城经开区一家纸尿裤厂负责人张万胜最忧心的是口罩核心原料——熔喷布。

  从纸尿裤厂转产的张万胜,自认为原材料渠道是自己最大的优势,没料到的是,熔喷布竟然成为口罩扩产的最大瓶颈,再贵你也找不到货源。

  熔喷布被称为口罩的“心脏”,是生产医用和N95口罩的关键性材料。一般医用性口罩主要由三层构成(SMS),内外两层均为纺粘层无纺布(S),中间的过滤层为熔喷无纺布(M),利用超细纤维的网状结构和静电吸附病毒粉尘、飞沫,起到阻隔和防护作用。

  据行业常识,1吨熔喷布可生产100万只口罩或25万只N95口罩。“如果熔喷布跟不上,那就是‘吃了上顿没下顿’。”张万胜说,疫情之前每吨1.8万元,2月底时每吨20多万元,3月份最高时有人报价达每吨50多万元。

  在国务院客户端“重点医疗防控物资生产供需对接专区”小程序上,熔喷布的需求方占到近一半。天眼查数据显示,我国目前有将近150家企业从事熔喷布制造、销售,和技术咨询等相关业务,其中以广东、江苏和山东数量最多。

  工信部给出的数据显示,2019年国内聚丙烯纤维的产量约为170万吨,其中能用于口罩的高熔聚丙烯纤维约为95万吨年。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产量有限,产能相对有限,加之熔喷布设备的核心零件主要靠进口,如果投资一条熔喷布生产线,至少需要两个月,多则三五个月,这是导致熔喷布产能无法跟上的主要原因。

  继中石化宣布投资约2亿元建设10条熔喷布生产线日,燕山石化熔喷无纺布生产线吨熔喷布产能。中石化表示,至4月中旬,中石化通过自产、产业链协作、海外采购等方式,熔喷布供应总量可逐步达到18吨/天。

  以湖南市场为例,为数不多的几家熔喷布生产企业都在扩产扩能,熔喷布产能紧张有望缓解。其中,湖南盛锦新材料有限公司是国内最大的应用防护服和口罩核心原材料聚丙烯熔喷无纺布专用料供应企业。

  在满负荷生产的情况下,湖南盛锦新材料日生产量由原来的60吨提高到现在的100吨;原本生产尿不湿无纺布的湖南鑫升利无纺布有限公司,迅速转产为日产量高达50吨的口罩无纺布生产企业,其中熔喷布的日产量为3吨;另外,邵阳纺机新签了12条熔喷无纺布生产线,正准备投入生产。

  检索各大电商平台的N95口罩和一次性口罩发现,货源并不像春节时稀缺了。一位口罩经销商告诉记者,目前口罩的货源已经相对好找,除部分有灭菌标准的医用消毒口罩外,普通的一次性口罩的零售价格已大多低于3元/个。

  “如果国内疫情得到控制,疫情期间快速增加的口罩产能就面临饱和甚至过剩。”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说出了自己的担忧,除了转型、转销,一些不能顺利投产、交货的口罩企业、口罩机生产商可能会仓皇跑路。

  从谋划到正式启动口罩生产线天时间。张万胜说,“建这条生产线的目标,首先就是优先满足当地政府采购。关于未来,他表示到时候要看政府的安排,也会跟随疫情发展的形势制定下一步计划。”

  “做化验的采血管,很多依赖进口,医用注射器、输液器等医用耗材,湖南目前只有少数几家厂商,考虑到目前口罩生产机投产滞后等诸多因素,我正在考虑将生产医用耗材列入下一步计划。”李光焰表示,如果第二车间投产口罩受阻,他会考虑通过第二方案转危为机。

  “肯定要另寻销路,现在海外的需求很大,自然会考虑做好出口准备。”李山所在的公司已经拿到欧盟认证机构的CE证书,他对口罩未来进入外贸市场很有信心。

  商务部外贸司司长李兴乾在3月12日公开表示:口罩属于自由贸易产品,中国政府未设置任何贸易管制措施。企业可以按照市场化原则开展相关贸易。截至3月23日,海外新冠肺炎确诊人数已超过20万人次,各国口罩告急。公开资料显示,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口罩生产和出口国,年产量占全球约50%。

  据了解,口罩出口美国需要拿到FDA(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出口欧洲需要CE认证资质(欧盟强制产品认证)。大批企业正在排队进行产品出口认证,由于申请量激增至饱和,目前已有数家欧盟CE认证机构停止发证,费用也水涨船高,从之前8000元涨到了28000元人民币,出口认证市场的火爆程度可见一斑。

  正在积极申报CE认证的刘祥富,近期不断被大额外贸订单“砸单”,前来洽谈的最大的订单数额达1.5亿个。刘祥富已经对口罩产业做了长期规划,他在创新创意方面已经先发夺人,目前公司已经规划设计了英文版、韩文版、日文版口罩,还设计了多款新颖的儿童口罩。

Tags: 口罩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301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